『一城传奇』

【盐官传奇】初临海宁会亲娘

时间:2016-06-06 15:23:11??作者:盐官成校??来源:原创??查看:73??评论:0

雍正做了十三年皇帝后,突然暴亡。陈阁老留在京城里的那个被雍正调包的儿子,已做了十三年的皇太子,如今是年华正茂,煊赫荣耀。雍正一死,他理所当然地接位登极,改年号为乾隆。

乾隆皇帝自小钦慕“康熙盛世",即位以来,学他“老祖宗”治理朝政,诸事倒还算顺利。只是一桩,在他当皇太子的时候,曾隐隐约约风闻到关于自己的身世,一直心存疑窦。

这一天晚上,皓月当空,光华遍地,乾隆独步御花园。此时更深人静,万籁俱寂,忽听殿角小房里传来絮絮低语声。乾隆信步来到窗下,从窗纸缝隙中探看,只见一个白头宫人和一个青年宫女靠在床边闲聊:“嘻嘻,你可知道,当今皇上不是先帝的真种呢。这件事除了我以外,如今知内情的可说没有了。”她说得高兴,真有“白头宫女在,闲坐说玄宗”的样子。

青年宫女说:“干娘,你说他不是先帝真种,难道却是假种不成!

白发宫人“嗯"了一声,她乘着酒兴,便絮絮叨叨地把当年雍亲王“调包"之事说了出来。未了关照说:“切勿露了半点口风,否则就要大祸临头!”年青宫女听得毛发直竖,“呼”的一声,吹熄了灯。

第二天,乾隆密传那白发宫人单独见驾。那宫人吓得浑身发抖。乾隆和颜悦色,好言抚慰。那宫人只得一五一十奏道:“奴婢当时只管烧水,那洗生的婆子是我的表姨。她偷偷地告诉我、王妃生下是个女的,却说是生了男的。王妃吩咐我表姨不许多嘴。”

乾隆若无其事地问:“你那表姨呢"。白发宫人战战兢兢地说:“自那晚和我说过这句话后,就下落不明了。”

乾隆沉思片刻,说:“哦!你还对谁说过”

白发宫人说:“奴婢对天发誓,再没有对谁说过。昨天晚上,是奴婢该死,多喝了一杯酒,才第一次和我同住的干女儿谈了句……”

乾隆微微点头:“好,好!你能够对朕说实话,忠心可嘉。”就呼近侍取过酒壶,斟了~一小杯,笑容可掬地说:“为我大清,愿你全福。朕赐你一杯酒,喝吧!

白发宫人颤抖地接过杯子,看看杯中的酒,禁不住泪流满脸,狠狠心仰起脖子,一饮而尽,接着便倒地而死……

就这样,乾隆证实了自己真的不是雍正亲生的。他的亲人,却远在浙江海宁,于是动了省亲之念,传旨巡游江南。

乾隆皇帝六次下江南,除第一次(乾隆十六年三月)、第二次(乾隆二十二年二月)仅至杭州、嘉兴外,其余四次都到海宁并驻跸陈家花园——安澜园。

乾隆四临海宁驻跸陈园,都是有史为证的,然而他在海宁留下的许多美妙传说,无不牵连着他与海宁的故乡之情。

那年,乾隆第三次下江南,辗转至杭州,已是阳春三月。这天正逢清明日,桃红柳绿的西子湖风景如画,玉皇山下的踏青扫墓者人流如织。乾隆触景生情,西湖风光无心赏阅,他祭父意诚,见娘心切,当即便带随驾太监杨士杰一行急匆匆来到海宁,直奔阁老府第。他们走进宣德门(俗称小东门),穿过小东门直街,来到偃瓦坝,抬头果见一个座南朝北,碧瓦青砖的大墙门上悬双龙抢珠金匾,匾额上“御封阁老府”五个大字,一对高人一头的威武石狮分列两旁。虽与陈阁老早已故世,但看这阁老府第,仍不失当年气派,乾隆观之,龙心大喜。

在中堂坐定,乾隆传旨见阁老夫人。在丫环的搀扶下,老夫人移步出厅。乾隆定睛细看,眼前这满头银发、满脸忧愁、满眶热泪、满腔喜悦、满面春风、面容慈祥的老夫人,不正是自己日思夜想的亲生母亲吗!老夫人也在打量皇上,见他宽阔的额头,挺拔的鼻梁,有神的双目,饱满的天庭,福字的脸庞,和当年的阁老长得一模一样,两人久久对望,眼眶滚动着泪花,乾隆多想抱住老夫人喊一声“娘”,老夫人也想将乾隆搂进怀里唤一声“我的儿啊……”然而乾隆和老夫人都明白,满清王朝岂容汉族人做皇帝,这隐秘万万不可泄露。

还是老夫人体谅儿子,打破了这个僵局。“皇上驾到,老妇拜见……”边说边要下跪。乾隆见此,忙抢步上前,双手扶住。老夫人手臂一下子接触到乾隆双手,仅此一瞬间,老人家已感到一些宽慰了。乾隆此时也感到出生以来从未有过的舒心,但再也不敢越礼了,只得安慰道:“阁老是先帝重臣,今日得见老夫人慈颜,实是平生大幸了!”老夫人答道:“老身生不逢时,阔别皇城多年,不想今日还能拜见我皇,一睹龙颜,死而无憾了。”两人相见不相认,泪水夺眶而出。

礼毕,乾隆即命厚赐金银财物与老夫人,随即乾隆赐祭陈阁老,十分隆重。然后,为府内的“芳草堂”题额,改名为“双清草堂”,隐喻孝敬双亲之意。

盐官镇成人文化技术学校版权所有? ICP备案号:浙ICP备18012705号
Powered by OTCMS V2.92